从西四北头条至八条

西四北从头条到八条,过去分别叫礼路胡同、报子胡同、石老娘胡同、泰安侯胡同、武安侯胡同。胡同的名称大约都始于明代,或从那时的名称雅化而来。其实,元代在营建大都时,城里的胡同已有了规划。

元亡,大都城的居民在朱元璋一声令下,被大将徐达尽数驱赶到开封,北京人一个不留地被赶出了家门。人们猜测朱元璋这么做一定是对北京人心存芥蒂,你们不是住在大都么?你们不是受元朝皇帝皇恩沐浴最多的臣民么?好吧,那就一律走人吧!我不给你蒙古贵族卷土重来,留下一点复辟的土壤。中原古道上,扶老携幼哭声震天。在强权面前,北京人是多么无奈无助。这大概是北京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冤案。史书却对此表现出极大的淡漠,漠然视之。

我就是在西四北大街长大的,蹒跚学步就是妈妈领着我走在这条路上。“西四”过去叫“西四排楼”,拆排楼的那天,爸爸带我去看,不大记事,看完了拆排楼爸爸领我去丁字街的“年糕张”吃的元宵,因为和吃连在了一起,所以对拆排楼的往事记得很清。

很小的时候,对西四北街西的一座小庙有极深的印象,小庙的旁边有一家“欧亚”照相馆,第一张全家福就是在那里照的,我和哥哥都是一式的秃瓢,就像是剃度完要出家的和尚,姐姐说:“照完装饰钉了相就给你送到庙里。”吓得我直往爸爸的怀里钻。后来我知道,那小庙不是什么佛家的殿堂,是“双关帝庙”,庙里供奉着两尊关羽的塑像。

小庙现在仍存,山门被两旁的店铺遮挡得难以辨认。几天前我去寻觅,从侧门往里一看,山门后的殿堂还在。殿虽不高,却是歇山斗栱式建筑,歇山在北京已很少见,斗栱更是寥寥可数。再一翻《日下旧闻考》我惊呆了,此庙于“元泰宝年重修,始建年代已不可考”。这是西四北大街悠久历史的一个最好见证。

童年,是在西四北三条的一所小学读的书,每天走在古老的胡同里,每天穿过老槐树的浓阴,每天经过隆长寺的山门,一晃就是六年。几十年过去了,小学的旧事依稀还在眼前:捉一条槐树上的“吊死鬼儿”夹在邻桌的书本里,吓得同学大叫。用毛笔的铜帽在女同学的书上印个黑圈,惹得她去报告老师。这些“小儿科”的毛病在我身上常犯。

母校就是一座大大的四合院,四进还是五进已经记不太清,读书是从最后一排后罩房读起,读到六年级才进到前院,这么大的四合院大概是有点来历的,大约是经历了几番风雨的,一定是封存着不少离奇的往事,但是在几易其主,几经变革之后,历史已经把一切淡忘。史书上载:“报子胡同北有正红旗官学”。是不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ztnc.com/utk/5.html